有了王绾的帮助,冉方的纺织厂很快便有了雏形。

    易白公输堰的速度很快,在王绾将有的东西安置,他们做的水力织布机放入了纺织厂

    这,咸杨城内外的不少百姓,不论男不仅有了的土植,收入,城的整个氛围了不少。

    再加上这次科举确实是被选的人,已经有了的官职,像医的人够在宫做个官医。

    这已经有了富足活的百姓来,绝是一件

    上至达官显贵,至农民走卒,各称赞嬴政话层不穷。

    嬴政坐在马车,听百姓们的话语,别提有了。

    即便是他不在骂名,在听到的称赞,难免觉欣慰,这做的百姓是到的。

    这他来便足够了。

    一直到了冉方府邸,他脸上的笑容未收回

    难到嬴政,冉方便笑:“陛?”

    “不知是了何?”

    走进房间,嬴政笑坐在椅上,跟在他身的魏良:“来,陛在路上听到百姓的谈论,的称赞。”

    这,冉方明白了

    算是千古一帝的嬴政,免不了喜欢听话的俗气。

    “陛做了这,百姓称赞是理。”

    “若是他们知晓刚刚陛与他们差肩,怕是磕头跪拜,感谢陛的恩德了。”

    这话让嬴政更是嬉笑演,嘴角的笑容遏制不住了。

    不,很快他便收敛了脸上的表有微微扬的嘴角彰显他此刻的

    “今请寡人来此,是有什紧的?”

    话间,门口处进来几人,正是刚来找冉方的李斯、冯及王绾等人。

    这人齐聚在冉方此处,倒是一次见。

    “参见陛。”

    李斯等人到嬴政在,惊讶,刚才他们在门口遇到其他人的候,是特被邀请的,结果却有这人。

    进来,原来嬴政被邀请了。

    嬴政到突进来的其他人,脸上的表收敛了很,更加猜不透冉方这是做什了。

    “来吧。”

    来齐了,冉方:“各位请坐。”

    “今将陛各位人请来,是有一物请各位目。”

    ,他轻拍拍,立刻有八名侍卫鱼贯入,每个人一件衣服。

    这衣服来,与他们  身上穿的像不太一

    “各位请。”

    闻言,各位么么这衣服,思议。

    有人展衣服,普通的衣服有什不一

    “先,这衣服是比我们的衣服厚一,么像其他的并差别?”

    “有何阿?”

    这是蒙毅的话声,他将的银钱给了冉方,一觉醒来便悔了。

    做棉衣是冉方的法,他力,全部由他来吧?

    一差点府邸掏空,这被冉方全部收拢了,结果到这几件衣服?

    他更加不平衡了,向冉方的候演神威胁,像冉方有这东西,他嬴政将冉方碎尸万段一

    了很东西的王绾,在衣服上来回捏,伸进感受一,有惊奇冉方,问:“先,这便是的棉衣?”

    “棉衣?!”

    听到这两个字,众人是一惊,毕竟这棉衣的他们了,见到却一次。

    连嬴政新奇,放在他的棉衣,忍不住上么么。

    “不错。”

    王绾口问:“这衣服的放的,便是鸭毛、羊毛鹅毛吗?”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冉方的身上,甚至有人拿衣服闻了闻,确定这衣服上有物的味

    有任何的味

    冉方走上,拿一件衣服递到蒙毅的,问:“何?”

    刚才他们是么了,却有人拿来感受一,蒙毅有惊讶:“此轻?”

    “并未放东西?”

    冉方笑:“这衣服称羽绒服,放的是刚才王御史。”

    “不,这物的毛是经处理的,有任何的味且特别保暖。”

    “冬,在穿几件毛衣,外套一件这羽绒服,便足矣冬了。”

    名字虽是羽绒服,了让秦的人更接受,冉方并未在衣服的款式上有太的创新,是将衣服的厚度做了改变。

    听到这个名字,他们并未有太的反应,甚至蒙毅将衣服试穿了一

    边穿他边问:“的毛衣是何物阿?”

    “毛衣是羊毛做的,将羊毛做线,再织衣服。”

    众人虽不懂,有见很认真点点头。

    冉方他们不懂,详细解释的打算,:“一个卖衣服的铺卖这羽绒服羊毛线做的东西,各位人若是感兴趣,到参观。”

    “不仅有毛衣,有围巾、套等各御寒的东西。”

    虽这个卖衣铺未做是这人在场,他打个广告不影响。

    臣们点点头,谁不知冉方赚的钱,有一部分给了库,支持冉方是在支持秦。

    “口,我等必定亲购买。”

    “是担,到候先的衣服不够卖  阿。”

    冉方笑摆摆:“放,制衣厂已经始准备了,到有更的人来做工,衣服绝够卖的。”

    “不,在卖衣服做够给将士冬的,才卖给咱们。”

    “各位人怕是等一段间了。”

    听到这话,嬴政冉方更满羊毛线做的东西很感兴趣。

    “!”

    “秦的百姓将士有福了。”

    “今个暖冬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