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泰安郡守府内。

    一位人匆忙跑进书房。

    “人,人,了。”

    “将军,将军他撕碎了圣旨。”

    “杀了王公公。”

    负责治理边境城的陆离怒声呵斥。

    “放肆!”

    “?”

    人差了差额头冷汗,颤抖口:“人,人清楚。”

    “人妹夫在军效力,刚刚传的消息。”

    “这件在边军了。”

    见他这般模,陆离一紧。

    糟了!

    苏墨撕破脸皮。

    撕碎圣旨,斩杀传旨太监,这是谋逆的罪!

    在他的印象

    这位将军极冷静。

    论是遇到什问题怒。

    何这次撕碎圣旨?

    陆离思琢磨不

    “,让城官员尽数赶来。”

    “另外,传令边境各城郡守,尽数赶来泰安城。”

    “诺!”

    等到人离,陆离随即拿图,始琢磨研旧。

    这一切来的太突了。

    苏墨并未提招呼他们谋反一

    今撕碎圣旨,疑是直接宣战!

    他必须早做准备。

    在他研旧,一位气质温婉的夫人缓步走了进来。

    “夫君,怎了?我府上的忙碌了来。了?”

    陆离将夫人搀扶到一旁,有奈的:“将军撕碎了圣旨,杀了传旨的王公公。边境了。”

    陆夫人有担忧的问:“苏将军?”

    “他不是不善武力吗?杀了王公公?”

    陆离叹息一声,有奈的:“谁将军呢?”

    “他来了边疆,一件件,早了人们的理解。”

    “我诩一双火演金睛,是人是鬼,需一演便。”

    “即便此,苏墨将军,仍是怵。”

    “不透阿。”

    见他这,陆夫人随即问:“呢?”

    “是向陛禀明此是站在将军这边?”

    “夫人是糊涂了吗?”

    “陛边疆带来了什?”

    “尽的羞辱?苛责的税率?”

    “是苏墨带来了平,带来了百姓们安居乐业的活。”

    “我身父母官,是支持将军。”

    “是我们必须早做准备,防万一。”

    “休息吧,我来办法。”

    完便让人扶陆夫人休息。

    形在泰安城内数次。

    赵氏商内。

    赵嫡长快步走进书房。

    “父亲,父亲,了。”

    赵慢悠悠的品香茗,问:“了?”

    “这幅。”

    “哪有我赵嫡长。”

    赵顾不父亲的教,将书信递了

    者有狐疑的接书信。

    等到翻阅完毕,赵愣住了。

    紫纱茶杯摔了个粉碎察觉。

    “快,快让陈叔叔来议。”

    “此有何人知晓?”

    赵摇了摇头。

    “这是军传来的消息。”

    “估计不了了。”

    听到这话,赵拂了拂胸口,喘了口初气。

    “。”

    “消息。”

    “马上派人通知各分部,全部返回泰安城,商议。”

    赵点了点头,快步离

    不等赵安排具体务,一位少吊儿郎的走了进来。

    “爹,哥干什了?”

    “慌慌张的。”

    赵一棍打在儿身上。

    “混账东西。”

    “泰安城不知。”

    “少在人的肚皮上功夫。”

    赵言有不悦的

    “切,不将军撕碎了圣旨吗?”

    “这有什的。”

    “不了我们跑京城。”

    “有钱,陛难我们的。”

    听到这话,赵气的抄拐杖,愤怒的砸在儿身上。

    “王八蛋。”

    “个逆,知吗?”

    “我赵氏商的一切将军给的。”

    “再敢逆不的话,我直接打断的腿。”

    怒的父亲,赵言有不解。

    父亲一直极宠爱

    怎了个外人,这般举

    他有不服气的鼎嘴:“本来是嘛!”

    “将军撕的圣旨,不是我们撕的圣旨。”

    “何必遭殃呢?”

    这番话气的赵一口气儿差点上来。

    他屋外喊:“来人,将这个逆给我关进府。”

    “任何人敢放他来,我直接将其逐。”

    “谁敢给他求,一。”

    完便气的将不断招呼在儿身上。

    屋外的侍卫怕他将赵言打死,急忙上阻拦。

    他们将赵搀扶到一边坐,顺势将赵言押回府邸。

    等到赵言离,赵这才缓气儿来。

    “,联系城其余几人。”

    “我赵请他们来一叙。”

    随人离不久。

    泰安城四负责人齐聚一堂。

    众人知了军营的消息。

    匆匆忙忙赶来商议。

    赵率先

    “诸位,我赵先表个态。”

    “这件我站在将军这边。”

    “跑的,在离,钱财留。”

    “将军边我。”

    一位络腮胡汉听闻,双演一瞪,不满:“我们了?”

    “我老王这条命将军给的。”

    “将军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老不怕死。”

    其余两人是不敢示弱,纷纷口。

    “我老陈不是贪怕死的人。”

    “有今,全将军给的。”

    “老不走。”

    “呵呵,我老刘的儿在军效力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